隨著國家對知識產權產業各項政策的不斷推進,專利作為知識產權的重要組成部分,逐漸成為一個熱詞。很多企業家都知道,要想在當前市場上長期生存,就需要擁有一定數量的專利,尤其是發明專利。

然而,對于大多數企業來說,企業家本身并不直接處理專利申請。相反,他們與企業內部的技術人員打交道。因此,經常出現的問題是我們需要擁有多少發明專利。作為一個具體的執行者,技術人員經常說找不到這么多突出的技術點,這使得老板的計劃不可能法得到真正的實現。因此,只有技術人員能夠真正了解專利規則,企業才能真正滿足老板的需求,即具有一定的專利意義。

一般技術人員對發明專利的理解是:發明專利的技術含量高,一般的改進根本達不到發明專利的高度。因此,在篩選階段,許多技術方案被排除在外,即企業獲得某項發明專利授權的可能性降低,即創造了發明專利授權的“難度”;另外,由于普通技術人員的發明,由于對發明專利授權規則不了解,在提供技術方案時,分析的重點更多地傾向于一個原則,而不是一個或幾個具體實施方案下的原則。目前,很多機構只對企業技術人員實行所謂“紙上談兵”的想法,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發明專利授權的難度。

事實上,發明專利的授權與否與技術內容和技術復雜程度沒有直接關系。發明專利申請是否被授權,取決于申請文件中表述的技術方案是否與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局專利局實用審查部門審查員發現的對比文件是否相似以及可見性。

因此,從某種意義上說,發明專利授予的難點在于如何使審查員檢索到的對比文件中表達的技術方案和發明專利申請文件中表達的技術方案。

筆者根據多年的專利代理經驗,總結了以下幾方面的經驗,供技術人員參考,以提高其申請發明專利的授權率

A: 在技術原理的基礎上,技術人員很容易根據不同的原理來解決技術問題;另外,技術人員也可以根據不同的原理來解決這些問題,具體實施方案與在先技術否之間存在差距,如果審查員發現了原理,基于具體實施方案對應的具體技術方案,很容易退一步獲得發明專利授權。

B: 在描述了技術方案的主要組成部分之后,還描述了該技術方案的一些進一步方案,即一些輔助的或更優選的技術方案。因此,在審查員找到基本方案后,基于某些細節的技術方案很可能因為審查員沒有發現而被授予發明專利。

C: 在描述了產品的制造過程之后,有必要對該產品的制造設備進行詳細的描述。由于每個公司都需要在同一工藝下根據自身情況設置各種設備,因此檢查員很難完全找到設備。一般來說,這類設備有很大的授權空間。

D: 盡量避免申請稍有改進的專利,特別是在企業以往申請的基礎上進行的改進;國家知識產權局審查人員檢索思路的步是搜索企業和發明人,分析他們以前申請的專利,也就是說,容易拿企業或者發明人以前申請的專利,作為以后申請的依據。為了解決這一問題,必須突出改進點,突出改進帶來的不明顯性。

E: 找出一些普通技術人員不容易發現的技術問題,然后對技術問題進行改進,申請發明專利,這樣就更容易產生所謂的非顯而易見性,突出“巧”字。特別是在一些技術問題上,不必直接指出技術問題,而是對技術問題進行模糊或深化,從而達到更寬容、更容易說服審稿人的效果。

綜上所述,讓技術人員更清楚地了解專利申請的規則,使技術人員對專利申請有一定的了解,從而大大提高發明專利的申請量和授權量,讓企業“輕松”擁有大量發明專利。

  上一篇: 發明專利知識